圖片: 敦煌莫高窟 158 (Dunhuang Mogao Caves 158)

在引《大般涅槃經》裡的這段如來性品論之前,先聲明:別誤會啊,我是半點不懂佛性的。孫悟空對如來老兒的了解遠比我多多了。只是偶然見著了,聯想到盲人摸象,一查才發現這個大家從小即耳熟能詳的典故,卻原來也是出自佛教典籍。

簡單回顧一下:

過去印度曾經有位名叫鏡面的國王,有一天,他將一群盲人聚在一處,說:「你們這些天生目盲的人,見識過大象嗎?」盲人說:「大王,我們不知道呢!」國王於是讓人把象帶來讓盲人用手去摸。盲人摸到的部位都不相同,而國王都告訴他們說:「那是大象呢!」最後,國王一個一個問他們:「大象長什麼樣子?」有人答像曲木,有人答像杵子,有人答像畚箕,有人答像大鼎,有人答像丘陵、像牆壁、像樹幹…….,依據各自摸到的部位,每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,吵成一片,最後竟然還打起來了!這時,看到這一團混亂,國王歡喜地大笑了。(譯白話自《長阿含經》卷19〈龍鳥品第五〉)

曾經在一堂課上,台上的老師引用這個故事來譬喻學術界的理論競逐,看似吵鬧,其實都來自同一信念:相信有那麼一隻大象存在那裡,待人各憑本領,前去一探究竟。

所以善男子如來,那好比月相的變化無窮的,不正是彷彿大象般的存在嗎?怪不得佛教盛行的印度這麼喜歡大象!

《大般涅槃經》如來性品第四:

復次善男子,喻如滿月,一切悉現,在在處處,城邑聚落、山澤水中,若井若池、若盆若鍑,一切皆現。有諸眾生,行百由旬,百千由旬,見月常隨。凡夫愚人妄生憶想,言:「我本於城邑屋宅見如是月,今復於此空澤而見,為是本月,為異於本?」各作是念,月形大小,或如鍑口,或復有言,大如車輪,或言猶如四十九由旬,一切皆見月之光明,或見團圓喻如金盤。是月性一,種種眾生,各見異相。善男子 如來亦爾,出現於世,或有人天而作是念:「如來今者在我前住。」復有眾生亦生是念:「如來今者在我前住。」或有聾啞亦見如來有聾啞相。眾生雜類,言音各異,皆謂如來悉同己語,亦各生念:「在我舍宅受我供養。」或有眾生見如來身廣大無量,有見微小,或有見佛是聲聞像,或復有見為緣覺像;有諸外道復各念言:「如來今者在我法中,出家學道。」或有眾生復作是念:「如來今者獨為我故,出現於世。」如來實性,喻如彼月,即是法身,是無生身。方便之身,隨順於世,示現無量本業因緣,在在處處,示現有生,猶如彼月。以是義故,如來常住,無有變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