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片: 月與花猴, 2015, 沐冉(Muran)

如果給你力量,和一個大的不可思議的封號,可是要被關在瓶子裡,或壓在山腳下,不知何年何月方有可能出來,會願意嗎?

當年因為大鬧天宮,悟空被如來佛壓在五行山下,一晃眼五百年過去了。

這隻據說罪業彌深的猴子,諸神想:殺了他吧!那金剛不壞、長生不老之身,卻殺不得;降他吧!那七十二變、翻天覆地的好本領可有大用,卻也降不得。像這麼一枚活火山,神佛都無奈何,只好長期拘押他,不問年歲,也許直至天荒地老。

好不容易,在五百年後的某一天,悟空開口了,說想修行。諸神們好不歡喜。

齊天大聖的故事於是再次展開。


咦,至此沒有人覺得奇怪,為什麼悟空此時才修行嗎?

起先他離開東勝神洲花果山,飄洋過海經南瞻部洲,來到西牛賀洲,拜斜月三星洞的菩提祖師為師,就是去修行的。他「修行」了六七年,菩提祖師才私授他長生術,再三年,才傳以七十二般變幻。

可是,在那裡悟空沒有學會修行最重要的法門——斂。

有一天他在同門間賣弄時,被業師逮了個正著。

祖師:「悟空過來!我問你弄甚麼精神,變甚麼松樹?這個工夫,可好在人前賣弄?假如你見別人有,不要求他?別人見你有,必然求你。你若畏禍,卻要傳他;若不傳他,必然加害:你之性命又不可保。」

悟空:「只望師父恕罪。」

祖師:「我也不罪你,但只是你去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「你從那裡來,便從那裡去就是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「你快回去,全你性命;若在此間,斷然不可。」

悟空:「我也離家有二十年矣,雖是回顧舊日兒孫,但念師父厚恩未報,不敢去。」

祖師:「那裡甚麼恩義,你只是不惹禍,不牽帶我就罷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「你這去,定生不良。憑你怎麼惹禍行兇,卻不許說是我的徒弟。你說出半個字來,我就知之,把你這猢猻剝皮剉骨,將神魂貶在九幽之處,教你萬劫不得翻身!

看看這祖師說的話,夠不夠狠?

此處,乃悟空一生的轉捩點。

菩提祖師叫悟空帶著一身本領離開時,是料想的到他日後會闖出大禍的,然而他卻放手不管。

為什麼?

今後如果悟空在哪受了氣,除了發怒和威脅著要毀滅世界,還有誰有力量可以做為他的容器?畢竟,世上少有單就力量可以與悟空抗衡之人。菩提祖師或許是一位,再來就是鎮住悟空五百年無法翻身的如來了。

但這是,這分明是以暴治暴啊!

嘖,暴力如來,這也是別處沒有,單西遊記一書獨特的地方,頗值得玩味。

後來如來這尊大佛還交待觀世音菩薩緊箍兒和緊箍咒,好教悟空服服貼貼伴三藏西行,讓他徹底斷了自由的念想,一生貳心就頭痛。

想想,這豈不和 Jeanette 那辛巴達(或阿拉丁?)調教精靈巨人的故事很像嗎?

後來菩薩果真將緊箍兒和緊箍咒傳給三藏法師。同時在遠處的深海底下,東海龍王正藉著圯上老人的故事勸進著悟空。

龍王:

「此仙乃是黃石公,此子乃是漢世張良,石公坐在圯橋上,忽然失履於橋下,遂喚張良取來。此子即忙取來,跪獻於前。如此三度,張良略無一毫倨傲怠慢之心,石公遂愛他勤謹,夜授天書,著他扶漢。後果然運籌帷幄之中,決勝千里之外。太平後,棄職歸山,從赤松子遊,悟成仙道。

「大聖,你若不保唐僧,不盡勤勞,不受教誨,到底是個妖仙,休想得成正果。」

悟空聽他這樣說,好一會兒沒說話,最後別了龍王,筋斗雲一駕回唐僧身邊去了。

(這是,柔弱克剛強?)

悟空此去沒料想到的是又被如來耍了。他被戴上緊箍兒,從此之後,再也不得任性。

乍看是頗殘忍的西行。

我們很不喜歡像悟空這樣曾經大鬧天宮、衝撞體制的反叛人物被以這般手段下套、馴服。我們打從心裡排斥,不僅是因為我們喜歡自由,能同理悟空的疼痛,還因為我們早在內心深處直覺地知道……痛苦其實是我們成長的必經之路,所以我們萬般不願去面對。

我們寧可一直同情,也不要長大。


嗯……長大,意味著什麼呢?

簡單說,長大即活下去。

想想 Jeanette Winterson 在回憶錄中說的:

「我覺得能夠找到自己在世界的合適尺寸,同時知道自己和該世界都不必然一成不變,是學習如何活下去的一道有益的線索。」

她並且舉了傑克與碗豆的例子:

「這個故事對我來說就像對快樂—或人生—的追求,充滿了驚奇和短暫的元素,我們去了原本到不了的地方,有所收獲,但我們不能留下,因為那裡並非我們的世界,我們也不該讓那個世界壓垮我們所居住的這個。碗豆勢必得砍斷, 然而別的世界的巨大財富卻是可以帶進我們的世界裡來的……無論我們「贏」來什麼,它們自己會變成適合我們的大小和型態,就像迷你公主和青蛙王子都會迎向那真實——一種對他們往後的人生必要的形態,一種對我們來說也很必要的形態。」

以西遊記這個架構跨越人佛道三界的故事來說,悟空能活躍的空間極大。他學得了一身高強本領足以上天下地,他並且想要一個無上的封號。然而,天庭終究不是他慣常待的世界,直到最後他都沒能學會跪拜,對玉帝只是唱喏。就如同 Jeanette 說的,世界不必然一成不變,制度嚴明的天庭肯對悟空讓步,但悟空自己卻不願意改變。

可是他還是想當齊天大聖。

所以在那五行山腳下,在被壓了五百年後,他終於開口說想修行。西遊,即悟空讓大聖這封號名符其實的試驗。他如果想要封號,想要大到不可思議,就必須用長大去認真面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