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ine: http://www.de.paessler.com

有時候我想寫一座大工廠。

有千萬個單位,門戶交疊,擠成一個彈丸,像一代一代生長在山丘上的城鎮那般大,遠看說不出是什麼事物的。

但又會想,誰會想看這樣的故事呢?

有的時候人不能選擇環境,所以我想寫,那讓烏漆墨黑似的煙、七彩霓虹似的水、看似永不止盡、天地清一色灰的工廠,在我筆下茁壯。也許也是種快樂,一種熱鬧的、失序中的秩序。